车都提走了

来源:未知作者:admin 日期:2018-07-10 16:21 浏览:

  顾婷(化名)可以算是神州专车的忠实用户,没有乘过其他平台的专车。“因为了解过神州的专车都是有营运资质的,属于神州公司所有,还有专职司机,对乘客有保险,相对更安全。”

  在7月27日的交通事故之前,她已乘坐过10多次神州专车,但就是这起事故,让她对神州专车产生了“信任危机”。

  7月27日晚,顾婷预约神州专车,从恒丰路至千阳路,一辆比亚迪秦电动汽车接单。行驶至天山西路平塘路路口等候红绿灯时,绿灯亮起后专车刚起步,就被后方一辆德邦物流货车追尾。顾婷当时坐在电动汽车后排,事故中颈部被拉伤。

  “因为APP上写着‘五星安全计划’,乘车即送百万保障,所以当晚我就致电客服热线,询问赔偿事宜。”顾婷说:“客服人员说不太清楚,会请专人另外回复我。”

  在等待的日子里,顾婷登录神州专车官网搜索保险赔偿款项,但只看到几句广告标语,没有对事故理赔给出详细说明。

  7月29日下午,一名神州专车安全员致电顾婷。“对方说这次事故中德邦物流货车全责,神州专车是无过错方,索赔可以直接找肇事方。保险只在神州专车有事故责任的前提下才会有,否则没有保险理赔。然后就挂断电话了。”

  顾婷也曾联系德邦物流,但对方说他们的车只上了交强险,所以最多赔2000元车损,其他费用公司和司机都不愿承担。

  事情就一直这样拖着,直至8月中旬,比亚迪秦司机电线日一起去交警大队处理事故。当天顾婷和司机一起去了交警大队,但事情并没有那么顺利。

  肇事司机、专车司机、顾婷,三方各填了一张事故说明单,肇事司机就把被扣车辆提走了,且只肯赔付出事当晚的医疗费,其他都不肯赔。“我问交警,车都提走了,但赔偿还没谈妥怎么办,交警说那就打官司。而神州专车方面,除了司机之外,没有任何人到场沟通。”顾婷说。

  顾婷说:“虽然伤情并不严重,但我是因为信任才会选择神州专车,结果出了事故,我能联系到的只有客服,所谓的事故处理人员在哪里?”她在微博上发了篇长文,并@了神州专车,还有代言人吴秀波、海清等。

  没想到,这篇微博倒是推动了事态的发展。顾婷说:“微博发出后,神州专车总部督促上海分公司帮我解决此事,说按规定像我这种情况是没有先行赔付的,但是既然已投诉到总部,那就想办法先帮我申请先行赔付,让我提供相关材料。但是我和神州方面在赔偿金额方面未能达成一致。”

  顾婷要求的赔偿究竟有多少?顾婷说:“误工费8252元(病假8天、请假1天)、营养费320元、护理费2000元、医药费304元、车费268元,共计11144元。”

  “出事后,双方一直是电话联系,神州方面不肯当面沟通,也没有道歉。如果还是这样,我就准备起诉了。”顾婷说。

  上周,记者与神州专车总部公关部门取得联系,对方表示此事需向上海分公司和安全保险部门核实了解后再回答。

  8月26日,神州专车通过电子邮件回复记者:“客户在乘坐我司专车时出险,我方无责,事故责任方全责。按照正常流程,出险客户应向事故责任方追讨赔偿,不由我方承担。但客户后因我司有‘百万保障’,因此向我们索赔,进行先行垫付。”

  神州专车表示,出于客户的良好体验和“先行赔付”的承诺,需要顾婷提供全责方的车辆、驾驶员、车辆保险等相关具体信息,并就此次事故的赔偿书面做一个权益转让书,以便垫付客户费用,后期向全责方索赔之用。对于顾婷给出的其他出险材料,比如医药费、误工费等,神州专车要根据保险赔付相关条款和法律法规进行评估。评估的结果是,先垫付1810元的医药费和误工费。

  神州方面称,对于客户不合理的诉求无法满足。同时强调,此次神州专车的车辆也有损失,同样是受害方,“我们协助乘客无论是向全责方追讨损失,还是先行垫付,是一种对客户负责的服务态度”。

  记者翻遍神州专车的APP和官网,只有广告标语“五星安全行动神州专车‘百万闪赔计划’已经启动乘客在服务中出现意外伤害先赔保障由神州专车先行赔付不繁琐个人赔付达百万直接赔!”并没有找到详细的链接说明条款细则。

  在媒体的公开报道中,神州租车董事局主席陆正耀曾表态,“不管保险公司赔不赔你,出现任何问题我先行赔付。”专车不能只是一个互联网平台,要对客户承担责任,神州公司给每位乘客提供最多100万元的安全保障。

  在采访神州专车总部的过程中,记者提出,所谓承诺乘客的“百万保障”根本查不到具体协议。神州专车回复:“该承诺神州专车通过全国广告等形式发布,同样具有法律效力。”对方还表示,目前与人保保险、国寿保险、太平保险、天安保险等均有签订协议。“神州专车为每位乘坐客户缴纳高达20万元的乘客险,另。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